文化教育

首页>中古传真>文化教育

未完成的空间——古巴高等艺术学院

2014-06-04  来源: 中国建筑报道网   作者:   浏览:1705

古巴将拥有世界上最美丽艺术学院的国家”——菲德尔·卡斯特罗(1961)

哈瓦那高等艺术学院最初是根据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和革命家切·格瓦拉的提议而就修建的,可以说是古巴革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建筑艺术作品了。学院创新的设计风格充分体现了当时国家领导人想要提高全民素养,并将激进的、理想化的革命理念贯彻至全民骨髓的决心。遗憾的是,这种如火一般猛烈发展的革命热情如昙花一现在岁月的打磨下很快就消失了,而建立艺术学院的想法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落得个胎死腹中的结局。40多年过去了,很多建筑师重新将目光聚焦于此,希望这个还未化茧成蝶的精灵可以焕发出它昔日应有的风采。

 

艺术学院当时被修建在哈瓦那当地很有名的一个乡村俱乐部,整个聚当地财富于一身的逍遥之地一下子成了免收学费、提供高等艺术教育的象牙塔。卡斯特罗聘请了古巴建筑师里卡多·保罗和两名意大利建筑师维托里奥·加拉蒂与罗伯特·戈达德,并仅给他们两个月的时间去完成学院的建筑方案。

 

整个设计需要遵循三个设计原则:1.将设计充分融入到当地的自然地理文脉;2.由于当时美国对古巴采取禁运制裁,所以必须采用当地的砖和瓷砖等材料代替诸如钢筋混凝土等昂贵的建筑材料;3.建筑要采用加泰罗尼亚拱顶作为主要设计元素,这种独特的空间设计形式可以弥补那种纯几何形式的、所谓国际流行的资本主义建筑风格所表现的那种过于大胆的设计样式。

 

整个学院有五个部分组成,分别是现代舞、造型艺术、戏剧艺术、音乐和芭蕾舞。这些不同的教学楼采用了基本相同的建筑材料和结构同时又根据各自不同的专业方向有着完全不同的设计风格。加拉蒂的音乐学院呈330米长如小河蜿蜒的蛇形状出现,并采用了加泰罗尼亚拱顶,同时建造了两个巨大的音乐厅和排练场馆。而同样出自他手的芭蕾舞学校则是由土陶片覆盖并呈现出花瓣式设计以及圆拱顶设计。保罗的舞蹈学院则是一个充满动感的设计,从中央广场向庭院敞开,建筑物表面覆盖着支离破碎的玻璃板象征了了之前被摧毁的这一行业现状。而对造型艺术学院的设计保罗则采用了具有古巴文化遗产风格的典型村落结构:由一系列大小不一的椭圆形场馆连接着蜿蜒灰暗的廊柱。戏剧学院是唯一由罗伯特·戈达德完成的设计,由一个中央庭院剧场构成。一个个向内凹陷设计的教室给整个环境营造出一种紧密的内在联接感。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室外设计:毫无树荫遮挡的小路环绕在外围,使学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堡垒。

 

但随着1962年爆发的古巴导弹危机,建造艺术学校的热情开始直线消退,整个建设也被当成了一种奢华浪费的象征。另外,古巴当时建立的新盟友——红色苏维埃也更加倾向于那种单一的实用功能型建筑,而非这三位建筑师所追求的工艺性极强并具有场地性特点的设计。更让人心痛的是,这三位建筑师也被冠以贪图享乐的资本家、个人主义至上等名号被驱逐出古巴。19657月,整个建设被搁置。而后几年里,学院更是成为当地很多居无定所群体的避难所,到处杂草丛生、一派荒凉。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将学院宿舍的预制混凝土建材当做修筑公路的材料,虽然满足了实际的需要却也因此而摧毁了具有特色的历史设计。

 

1999年,事态有所改观。当时美国建筑师和历史学家约翰·路米斯出版了名为《革命的形式》( Revolution of Forms)一书,正是他在书中的描述使古巴高等艺术学院再次得到了世界的关注。同年,古巴作家与艺术家委员会主席Jose Villa宣布:古巴高等艺术学院是古巴革命时期最重要的建筑作品。随后,整个修建以国家项目为名开始实施并且有文化部长亲自主持。保罗和加拉蒂也被再次邀请回哈瓦那参与设计。另外,作为修复计划的一部分,世界知名建筑事务所诺曼福斯特事务所也受邀承接了芭蕾舞学院的再设计。遗憾的是,由于世界金融危机,古巴政府暂停了整个修复计划。

 

哈瓦那建筑保护协会建筑师Mario Coyula很恰当地对此给出了评价:大部分时候,建筑必须适应人得需求,但是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发生,那就是人类的需要顺从于建筑物本身。

 

Alysa NahmiasBenjamin Murray完成的纪录片《未完成的空间(Unfinished Spaces)》将以更加全面的视角向大家公开这段封存已久的历史。


更多

中古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