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

首页>环球评古巴>卡斯特罗

暗杀

2014-08-04  来源: 百度   作者:   浏览:1069

暗杀

世界上遭遇暗杀次数最多的人。据古巴安全部门统计,被计划暗杀达638次之多,居各国领袖之首。卡斯特罗则幽默地说:今天我还活着,这完全是由于美国中情局的过错。

据资料披露,中情局直到2000年还在对其进行暗杀活动。手段五花八门,包括雪茄炸弹、被真菌感染的潜水服、黑手党刺杀等,卡斯特罗说过:

如果奥林匹克运动会有一个项目是躲避暗杀的话,那么金牌非我莫属。

美国一心要置卡斯特罗于死地,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但这么多次暗杀,具体是谁干的?怎么干的?

直到1997年,美国中央情报局解密了一份长达705页的档案,事情的真相才大白于天下。根据解密档案和古巴安全部门统计,迄今为止,卡斯特罗曾遭受到634次暗杀,无一成功。老卡为此幽默地说:“如果奥运会有遭受暗杀次数这一项,我是绝对的冠军。”

老卡遭受的第一次暗杀,是好朋友干的。

这个“自己人”就是卡斯特罗的大学同学,恩里克·奥瓦莱兹。

卡斯特罗和奥瓦莱兹一度曾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个人都是1945年进入哈瓦那大学的。都参加过反对独裁、追求民主的学生运动。那么,他们怎么就会反目成仇了呢?这要从古巴革命胜利的那天说起。195918日,卡斯特罗率领着革命队伍,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首都哈瓦那,巴蒂斯塔军事独裁政权被推翻。新政府很快开始兑现“求平等,均贫富”的承诺,没收大地主、大资本家的财产,同时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这自然会触犯到很多人的利益,而奥瓦莱兹就是其中的一个。

奥瓦莱兹出身地主,土改让他一夜之间就从公子哥变成了普通农民。虽说以前也曾跟着卡斯特罗大谈“自由、平等与民主”,但当革命真的革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奥瓦莱兹杀心顿起!

很快,奥瓦莱兹就等到了机会。老卡是个闲不住的人,在革命刚刚胜利的一段时间里,他经常会单枪匹马 “走到群众中去”。但就在即将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奥瓦莱兹崩溃了。

奥瓦莱兹注定是个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空谈革命的时候如此,拿枪杀人的时候也一样。他就这样瘫软地坐在天台上,眼睁睁地看着卡斯特罗吃完饭,安然离去。而他自己则流亡美国,后来死于癌症。

中情局想剃掉老卡的大胡子

古巴,曾是受美国影响极深的一个国家。在卡斯特罗执政初期,他非常注重和美国的关系。19594月,卡斯特罗出访美国,以一身戎装,满脸胡须的拉美硬汉姿态横扫美国。而当他在上时代广场派发雪茄的时候,据说连纽约警察都爱上了他。

在那段时间里,美国媒体把老卡追捧为“国际政坛的詹姆斯·迪恩”。按理说,对这样一个如此受到公众欢迎的人物,美国政府应该尽力拉拢才是。但老卡在美国待了十天,时任美国总统德威特·艾森豪威尔就是不见他。这位同样是军旅出身的老政客,总是隐隐觉着,卡斯特罗身上有哪里不对劲。镇反、土改、禁止私营经济,种种在古巴实行的新措施,都让艾森豪威尔感到不舒服。

直到1959年的7月,这位美国总统终于听到了让他担心已久的消息:苏联已经秘密向古巴派出了上百位专家,帮助卡斯特罗筹建政府机构,确立国防革命委员会。这还了得!艾森豪威尔马上授命中央情报局:给大胡子点颜色看看!经过密谋,1959年底,美国中央情报局终于要对卡斯特罗出手了。就是要在老卡的胡子上搞一搞。大胡子是老卡的形象标志,如果把他的胡子弄没了,他的面子岂不是也就没了?

主意是有了,但总不可能拿着剪子去剪吧?中情局自然有办法。铊盐粉末,无色无味溶于水,真要吃下去足以致命,而中情局的计划是,找机会把粉末撒在卡斯特罗的靴子里,让他慢性中毒,只要胡子掉干净就得了。因为对手已经用实际行动,给出了强劲的回答:I See You! 我也盯着你呢!

各种形式的炸弹,都近不了他的身

盯着中情局的人就是法比安·埃斯卡兰。生于1940年的他,14岁就开始追随卡斯特罗南征北战。1959年革命胜利之后,法比安就承担起了新政权的内卫工作,直接负责古巴高层领导人的安全,从基层一路做到了古巴国安局局长,退休前任古巴内政部副部长,统管古巴情报总局和反间谍总局。刚才说过的往靴子里撒粉末,就不用提了,在法比安铺设的天罗地网之下,外人根本就别想近得了老卡的身。

那么,还有什么其他的花样呢?

雪茄炸弹。老卡爱抽雪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中情局很想给老卡的雪茄里面添点儿料,让他在烟雾缭绕中,“嘭!”化成灰而去。但是,就跟那双靴子一样,卡斯特罗的随身物品,那都是特供的。想想看,如果讲着讲着,外围突然甩进来一颗手雷,或者是飘来一架这样的“遥控飞弹”,后果还真挺严重的。只不过,中情局物色到的几个古巴当地倒霉蛋,都是在还没有到达指定埋伏点的情况下,就被法比安率领的卫队擒住了。

接下来这个要算最不靠谱的,创意者是中情局的地勤特工。他们在研究了卡斯特罗的兴趣爱好之后,发现这个大胡子很喜欢潜水,于是就提出来了:养一种五彩斑斓的大贝壳,然后填上炸药,放到海底去。老卡潜水的时候,肯定会被这东西吸引,只要他一过来,“嘭!”,大功告成!创意上报到中情局总部,总部的专家们啼笑皆非:想要在水下炸死人,知道这贝壳得有多大吗?还必须是花里胡哨的贝壳,在整个加勒比海地区压根儿就不存在。

“高科技”贝壳炸弹用不上,中情局只能求助于史上最古老的办法——美人计。

卡斯特罗曾经有过一个德国籍的情人,叫玛丽塔·洛仑兹。姑娘长得漂亮,很得老卡的欢心。可在1961年,这个女孩儿突然不辞而别,过了六个多月才又回到古巴。发生什么了?这个谜团,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才解开:玛丽塔·洛仑兹出书了,书名叫做《我和菲德尔》。在这本书中,老太太披露:她当时是被中情局掳走了,强迫接受了半年的洗脑,之后又被派遣回古巴,执行暗杀卡斯特罗的“大计”。

但中情局机关算尽,忘了一点:千万别跟卡斯特罗玩女杀手这种把戏,卡斯特罗就看出她不对劲,他掏出手枪递给玛丽塔说:你是来杀我的吧?给,开枪吧。玛丽塔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把枪扔到一边哭着说:哦,菲德尔,我不能。对面的大胡子憨厚地笑了:呵呵,没人能。

当“美人计”遭遇“女人杀手”,只有失败。

老卡大刀阔斧推行社会主义建设,把美国黑白两道都给惹了

中情局暗杀卡斯特罗,花样百出,刚才介绍的,只是其中几种。且不说这些计划是否能够实现,单从手段上看,是一次比一次毒辣,都是要命的招数。您可能会问了,美国最初不只是想警告一下卡斯特罗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开始痛下杀手了呢?上世纪60年代,冷战正酣。而卡斯特罗在苏联的帮助下,大刀阔斧地推行社会主义建设,这就把美国的黑白两道,都给惹了。

在卡斯特罗执政之前,美国全面掌控着古巴的经济命脉。但在196023日,苏联副总理米高扬到访古巴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同年6月,苏联的第一船原油运抵古巴,诸如埃索、德士古这样的美国石油业巨头自然不爽,他们拒绝为古巴提炼这些原油。那好,1960629日,卡斯特罗宣布:古巴石油国有化,所有美国的石油公司被接管。4天之后,美国展开报复,停止从古巴进口蔗糖。而卡斯特罗的反应,可就不再是这种你来我往的小较量了。美国在古巴的企业,全部查封!

美国惨了,之前在这个“自家后院”经营了几十年,价值八亿五千万美元的产业,就此全都打了水漂。这下美国政府可发狠了。于是乎,我们就看到了刚才那一系列由中情局策划的暗杀手段。不过,公然行刺外国领导人,美国政府是不敢给自己戴这样的帽子的。实际情况是,中情局只负责出钱出家伙,真正的“脏活儿”,有人替他们干。谁呢?黑社会。

革命胜利前的古巴,赌场遍布,娼妓满街。控制这些产业的,就是美国的黑手党。他们在古巴赚取了大笔的银子,然后与独裁者巴蒂斯塔分成。而卡斯特罗执政之后,最先扫除的就是这些社会丑恶现象。如此一来,黑手党岂肯善罢甘休?他们做梦都想把卡斯特罗从视野中抹去,而就在此时,美国政府找上门来了。1960年,时任美国中情局局长阿兰·杜勒斯密会佛罗里达州两大黑手党当家萨姆·吉安卡纳和桑托·特拉菲康特,会谈内容不详。

下毒!下毒!结果呢?失败!失败!

几个星期之后,曾经在黑社会中作过卧底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罗伯特·马胡,接到中情局的调令,开始与黑手党频繁接触。他的联络人是迈阿密堂口的头目:约翰·罗塞利。罗塞利说:暗杀行动,要靠古巴的内线。

罗塞利说的这个内线是一个叫做胡安·奥塔·科尔多瓦的古巴高级官员,卡斯特罗总理办公室主任。据罗塞利说,胡安·奥塔从黑社会这边,可没少拿过好处。卡斯特罗查封赌场,这位官员吃的回扣也没了。按照中情局的如意算盘,黑帮成员把毒药交给胡安·奥塔,胡安·奥塔再把药下在卡斯特罗的饮料里,手脚干净,还追查不到美国政府。但是,他们忘了一点:和黑社会勾勾搭搭的人,老卡能信得过吗?没过几天收到消息:胡安·奥塔已经被老卡就地解职了。

中情局发了脾气,但黑手党并不着急:没事儿,这腐败官员指不上,咱还有后手。这回咱找的是卡斯特罗的贴身医生,保证完成任务,只要再付一万多美元就成。中情局难受啊!干吧,又得往这个窟窿里扔钱,估计还听不着响儿;不干吧,计划已经到这步了,毒药都给人家了,半途而废也不合适啊。就在这个时候,美国总统办公室的一纸命令到了:马上停止所有暗杀外国领导人的计划。猪湾打败了,你们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

猪湾事件,冷战时期的一个大段子。1961417日,1200名接受过中情局训练的古巴流亡分子,从古巴海岸线上的吉隆滩萨帕纳沼泽,也就是所谓的“猪湾”武装登陆,叫嚣着要推翻卡斯特罗政权。结果刚一上岸,就遭到古巴人民军的迎头痛击。死了100多,被活捉了1000多。中情局捅下的娄子,还必须肯尼迪去帮着擦屁股。

1962年,纽约著名律师詹姆斯·多诺万,作为肯尼迪总统的特使奔赴古巴,这是哪儿淘来的地摊货?怎么能拿这么个玩意儿当国礼送?就自掏腰包买了件新的。而中情局准备的这件,当天晚上就扔进了垃圾桶。

美国亲手调教的恐怖分子制造了455航班惨案,老卡却不在这架飞机上

1976106日,古巴455航班在航行途中爆炸,机上73人全部遇难。而这,正是古巴流亡者在中情局的协助下,犯下的一桩惊天血案。惨案发生后一个月,卡斯特罗在哈瓦那的万人群众大会上,就恐怖袭击发表讲话,矛头直指中情局。卡斯特罗为什么会发表目标如此清晰的讲话?因为这次袭击就是冲着他来的。飞机是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飞往哈瓦那的,途中要在巴巴多斯加油。而炸弹就是在加油途中运上飞机的。为什么呢?因为有传言说,卡斯特罗就在这架飞机上。当时卡斯特罗出国访问,无论往返,一般都会有三架飞机同时出动给老卡打掩护。而这架被炸掉的455航班,正是其中的一架。在古巴安全部门的介入下,案件很快就破了。经过审讯之后发现,他俩都是一个叫做“CORU”的组织成员。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解密档案中很明白地指出:CORU是一个由五个反古巴政权的恐怖组织组成的联合体。组织领导人,是古巴流亡分子路易斯·波萨达和奥兰多·波什。两位又是何许人也?路易斯·波萨达,中情局培训特工,中士军衔;奥兰多·波什,中情局培训武装分子,猪湾事件中唯一的漏网之鱼。美国天天在喊反恐,而这两个人,就是中央情报局亲手调教出来的恐怖分子。

最后只能祈求上帝把他带走了,但上帝说老卡可以活120

455航班惨案之后,波萨达和波什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情局也急着撇清和这二位的关系。但是,值得关注的是:直到今天,这两名恐怖分子也没有伏法。而且,就在2000年,他们还策划了到目前为止,对卡斯特罗的第634次暗杀。20001118日,巴拿马,在第10次伊比利亚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的讲台上,卡斯特罗亮出照片,揭露波萨达计划在这次会议上对他实行暗杀的图谋:暗杀的手段还是炸药,而且就准备放在这张讲台的下面。这次讲话轰动了世界,那么,发现并粉碎了这一阴谋的人是谁呢?正是老卡的保护神法比安·埃斯卡兰特。

2006年,卡斯特罗,在一次的会议上晕倒。同年6月,在一次活动中跌倒。

2009年,是古巴革命胜利50周年大庆,卡斯特罗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参加这次活动。与古巴斗了半个多世纪的美国,似乎终于能看到一点曙光了。据说,在卡斯特罗手术还没有度过危险期的时候,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就曾经公开表示过:上帝啊,赶紧把他带走吧!但是,上帝好像并没有遂了小布什的愿。根据医生的研究:卡斯特罗家族有长寿史,只要调养得当,老卡在理论上能活到120岁。有这样一个典故:

2006年,卡斯特罗八十大寿,有人送给他一只加拉帕格斯乌龟作为生日礼物。当时,老卡在病床上说了这样一番话:“送我这个干什么?你要知道,养宠物很麻烦的。好不容易你跟它培养出感情了,它却总是死在你前头。唉,让人伤心呢。”


上一篇:反核

下一篇:传奇

更多

环球评古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