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

首页>历史知古巴>切格瓦拉

历史的今天6月14日古巴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诞辰!

2017-06-14  来源: 历史真实(公众号)   作者:   浏览:163
切·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距今89年)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省。曾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学医,医学博士。1955年在墨西哥流亡期间结识卡斯特罗兄弟,并参加“七·二六运动”。1956年同卡斯特罗一起在古巴进行武装斗争,曾任纵队司令和负责军需工作。革命胜利后,获古巴荣誉公民称号,曾任土改委员会工业部主任、国家银行行长、工业部长、古巴统一革命组织全国领导委员会书记处书记等职。1965年辞去古巴军籍及党内外一切职务,去其他国家继续进行反帝斗争。在扎伊尔活动一段后,1966年进入玻利维亚搞“游击中心”活动。1967年10月被俘受害。1997年7月遗骨被运回古巴安葬。所著《游击战》一书在拉美各国广为流传。
1928年6月14日(距今89年),切·格瓦拉出生在阿根廷罗萨里奥一个资本家兼庄园主家庭。
1953年3月毕业,取得了医生资格。这时,他决定先到委内瑞拉加拉加斯的一所麻风病人收容所工作。当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车站与父母告别时,意味深长地说:“一个美洲士兵向你们告别了。”
同年12月,他到达危地马拉。当时,阿本斯总统正在实行某些反帝反封建的措施,因而受到美国的反对。切·格瓦拉挺身投入保卫阿本斯政权的斗争,积极为阿本斯民主政府服务。他曾呼吁建立民兵组织对付国内外的反动派。阿本斯政权失败后,他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列入黑名单,于是越过边界潜逃到墨西哥。
这时,古巴革命运动的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为了寻找活动基地,来到了墨西哥。1955年6月的一个夜晚,切·格瓦拉与卡斯特罗在墨西哥城埃姆帕朗街49号会面。两人一见如故,通宵畅谈各种国际政治问题。最后,切·格瓦拉同意参加正在筹划的古巴远征军。
1956年11月25日深夜两点钟,八十二名古巴远征军成员,在墨西哥湾的图克斯潘港悄悄登上“格拉玛”号游艇,开始向古巴进发。切·格瓦拉作为“格拉玛”号名册上最早两名成员之一,和大家一起唱起古巴国歌和《七月二十六日赞歌》。由于风急浪高,大部分人都晕船了,经过七天七夜的紧张搏斗,12月2日,他们终于到达古巴东南部科洛腊多斯海滩一个叫贝利克的地方。他们刚一登陆,就遭到敌机的袭击。巴蒂斯塔政府的军队随即跟踪而来。部队来不及休整就与敌人展开了周旋。切·格瓦拉作为随军医生,一面治疗伤病,一面参加战斗,他不仅受哮喘病的折磨,在12月5日的战斗中还受了伤。部队历经千辛万苦,转移到层峦叠嶂的马埃斯特腊山区,开辟游击根据地。1957年1月14日,在拉普拉塔河口打了第一个胜仗,切·格瓦拉表现出坚定的革命立场和顽强的斗争意志。他经常出色地完成任务。1957年5月28日,他参加著名的乌维罗战斗,显露出杰出的军事才能。战斗结束后,他留下照顾伤员,并克服困难带领他们回到了部队。从此以后,他崭露头角,不久就被提升为第二纵队(后来叫第四纵队。当时有七十五人,下辖三个排,相当于连队(的指挥员。7月,荣获少校军衔。以后,他指挥了布埃西托和翁布里托等多次战斗,与卡斯特罗的部队密切配合,迫使敌人退出了马埃斯特腊山区。
1958年5月,游击队打退了敌人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势,随后便转入了反攻。8月31日,切·格瓦拉率领一路部队突破敌人的重重阻拦,向拉斯维利亚斯省挺进。他们负责切断敌人的主要交通线,破坏敌人组织的选举。12月底,在袭击交通枢纽圣克拉腊城的战役中,切·格瓦拉带领不足三百人的纵队,攻进并解放了这个有坦克、大炮和几千步兵守卫的城市,使敌人处于崩溃之势。接着,游击队挥师东进,解放了首都哈瓦那。切·格瓦拉满载鲜花和荣誉进入这个城市,成了一个传奇式的游击大师。
古巴革命胜利后,切·格瓦拉于1959年1月9日被新政府宣布为古巴公民。同年9月任土地改革全国委员会工业部主任。1959年11月-1961年2月任国家银行行长。1961年2月-1965年任工业部长。1962年-1965年任古巴统一革命组织全国领导委员会书记处成员。他先后访问过埃及、印度、日本、南斯拉夫、苏联、阿尔及利亚、刚果(金(等三十多个国家。1960年11月和1965年2月访问过中国。
古巴革命胜利后,切·格瓦拉总结自己从事游击战的经验,撰写了《游击战》、《游击战:一种手段》、《古巴革命战争回忆录》等著作,系统地提出了“游击中心论”、“大陆革命论”等思想理论。他认为,夺取政权最基本的手段是“游击战”,即“非正规的武装斗争道路”。游击战士是最有战斗力的先锋队成员,是社会的改造者。革命的胜利要靠游击队实现。1965年4月,切·格瓦拉从古巴神秘地“失踪”了。原来,他曾先后支持拉美一些革命者,在危地马拉、委内瑞拉、秘鲁、哥伦比亚、海地和阿根廷等国实验他的理论,但都一一失败了。因此,他决定亲自出马,重新回到游击斗争中去,发动拉丁美洲的革命。1965年4月1日,他致函卡斯特罗,辞去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和古巴的军籍军衔,准备去“世界的另一些山地”进行斗争。6月,他带领一支约一百二十五名古巴游击队员的小分队,开赴非洲的金沙萨地区,化名“塔图司令员”,支援那里的起义军,想在非洲的心脏地区建立一个新古巴。但起义军屡遭挫折,切·格瓦拉认为这里不适宜建立游击中心,便撤回了古巴游击队。9月,切·格瓦拉决定在玻利维亚的尼阿卡瓦苏建立游击中心。尼阿卡瓦苏处于圣克鲁斯省一个被数以百计峻削的丛山所包围的峡谷之中。峡谷里布满了繁茂的热带植物。他们准备以此为中心,将安第斯山变成马埃斯特腊山区。
1966年11月,切·格瓦拉化装成一位秃顶、戴眼镜的乌拉圭商人,从蒙得维的亚经巴西圣保罗市乘飞机抵达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他声称是美洲国家组织的特使,要从事社会调查工作,乘车抵达了尼阿卡瓦苏。他在这里准备训练一批游击队员,然后展开游击活动。但是由于他的活动没有得到玻利维亚共产党的支持,因而难以招募到玻利维亚人。游击队经初步训练后外出行军时,很快就被政府军队发现和包围。于是,游击队过早地暴露了自己,不得不与政府军队展开艰苦的周旋和战斗,1967年8月,由于叛徒的告密,游击队的秘密仓库被搜获,城市中的联络网也遭到破坏,游击队的处境从此更加困难。切·格瓦拉率军左冲右突。始终不能改变局势,加上伤病员增加,不得不兵分两路,进行突围。8月31日,以华金为首的一路游击战士在横渡马西库里河时,遭到敌人伏击,全部壮烈牺牲。切·格瓦拉率领的十六名游击队员被围于尤罗峡谷。10月8日下午1时,游击队滑下峡谷准备突围。但敌人的包围圈已经密合,随着密集的机枪声,切·格瓦拉腿部中弹受伤。当他包扎伤口时,敌人已出现在他面前。切·格瓦拉镇静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敌人立即将他押送到附近的拉伊格拉村。敌军总部立即用直升飞机派来了高级军官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次日黎明,敌人的军区司令等大小头目乘直升飞机到达,以便确认被俘者是否真是切·格瓦拉,并对切·格瓦拉进行审讯。切·格瓦拉临危不惧,坚定地回答敌人:“革命是永垂不朽的。”敌人见无法使他屈服,经请示玻利维亚总统和美国驻玻使馆同意,于10月9日下午杀害了切·格瓦拉。
1967年10月15日,古巴当局证实了切·格瓦拉罹难的消息,并将10月15日定为“游击队员日”。10月18日,古巴群众在革命广场悼念切·格瓦拉。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和革命政府总理菲德尔-卡斯特罗致悼词,高度评价了切·格瓦拉的一生,称他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战士”、“一个无与伦比的领导人”。

更多

历史知古巴